华商卷入"间谍风波"被禁入境 称澳"巨婴"需要成长(3)

2019-02-12 11:39就业网
yell酒吧,38384列车,otm奥特曼全集国语,9oal玉足网,huangsedianyiang,白雪松武判官归京,www gangdns com,51saoluche,白起寻秦,北京富家女胡雅捷,1440音译,fsftv,q秀文笔,艾菲整容,84年广西法卡山之战,9cdvd me,soww net,seqingliuyuetian,csol大羽挂,removebg,365qingseluntan,www zgwhzygx com,6ady net,www gegegan con,nurendangguan,quzhuzhe桔子,跋涉非吾愿,switchermod下载,www rxfing com,mz16北京医院

华商卷入间谍风波被禁入境 称澳巨婴需要成长

编者的话:数天前,在全球华人欢度春节,迎来新的一年之际,澳大利亚政府作出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——吊销了一位知名华人富商的永居签证。按照一些澳大利亚媒体的说法,这位以侨领身份活跃在社交场合的华商涉嫌“干预”澳大利亚内政,澳安全情报局(ASIO)的一份文件概述了取消签证的理由。这位华人名叫黄向墨。8日,他发表中英双语公开声明,指责澳方决定依据的是“莫须有”的猜测,“充满偏见、毫无依据”。其实,过去几年,因在澳公共事务中表现较为活跃,黄向墨曾经历过各种无端指责和炒作,他甚至将一家诬蔑他是间谍的媒体告上法庭。但如今,澳政府何以如此决绝地对待这样一名商人?11日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黄向墨,听他亲述背后的隐情。

华商卷入间谍风波被禁入境 称澳巨婴需要成长

以下是专访实录全文:

环球时报:您第一时间就得知永久居留被拒了吗?当时正在做什么?这件事对您个人和企业分别造成了哪些影响?

黄向墨:我是在我的澳大利亚律师收到澳大利亚内政部的通知后得知此事的。当时我在香港的家中,需常去泰国照料那边的新投资。7年前我是从香港移居澳大利亚的,频繁来往两地,都有生意要照料,与大多数在澳的香港商人一样,算是“航天员”。

这件事对我个人和家庭的影响当然是十分巨大的。我们全家三代人已经移居澳大利亚7年,除了我,全家都是澳大利亚公民。我的孩子在那里读书、工作、成家、生子,与其他华裔一样,他们早已经完全融入,澳大利亚就是他们的家园。更为重要的是,我的外孙女是在澳大利亚出生的,正在牙牙学语,最是可爱的时候。我常常惦记她。

这一事件对我的生意也当然会有些影响,因为一些不知情的合作方可能会无谓地担心,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在2月8日发出声明的原因。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(ASIO)的相关文件,明确表明我没有违反澳大利亚任何法律,但是,那些声称拿到了情报局内部信息的记者,却从不提及这个。这个信息,我必须告诉朋友们,告诉公众。当然,一个最为常识的判断就是,倘或我真有违反法律的行为,ASIO根本就不需要硬找个“莫须有”的借口了。

这一事件对生意的影响,没有对家庭生活影响那么大。一是因为澳大利亚的生意只是我生意的一部分,我们在全球都有投资,并且在不断加强这些投资;二是澳大利亚这摊生意,我自去年下半年就已经传给儿子了。

我很早就有传承计划,按部就班执行,去年就已经完成了澳大利亚公司的代际传承,由我的儿子黄基铨接任董事长,我自己不再拥有股份、不再担任股东、董事及任何职务。要交班,就要交彻底,这一直是我的理念,这样既给年轻人充分的施展空间,也让我自己可全力聚焦全球业务的战略布局。

作为澳大利亚本土企业,澳大利亚玉湖集团这7年来,在商业地产、农业渔业等方面做了大量投资,带动了不少就业,展现了本土华资企业对这个国家的贡献。目前澳大利亚玉湖集团的核心管理团队,都是80后的年轻人,他们协助90后的董事长,我觉得这才是朝气蓬勃的企业,我也相信他们能向世人展现新一代华裔企业家的风采。

环球时报:澳方给出的理由包括“性格原因”,澳内政部还担心,您在入籍面谈时的回答、以及与包括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(ASIO)等部门通信时提供的信息,缺乏“可靠性”。“性格原因”和“可靠性”这样模糊的表述该如何理解?

黄向墨:ASIO从未提供明确说明,在他们发给我的文档中,就是含糊其辞的,我不理解,我的律师也不理解,也从未有机会相互对质。仅有的相对明确的理由是两个:一个是我担任过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,以及还担任着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的主席;第二个是说我有商业关系及亲属关系在中国。这两个理由都是很荒诞的,我在声明里已经提及了。

环球时报:您在声明中表示在ASIO 的相关文件里,最关键的是指责您担任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、及此前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,致力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。那么澳方的逻辑何在?您如何回应?您过去在促统事业上,做了哪些事情?

黄向墨:ASIO将我致力于推动中国和平统一的言行,等同于危害澳大利亚国家安全,这个里头的逻辑,我也搞不懂。毕竟,我的言行完全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及法律。

我原以为,任何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,即便地位再特殊,也不能凌驾于政府之上,也不应如此公开地与整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对着干。澳大利亚自1972年就与中国建交了,十分清楚地阐明了自己坚守一个中国的立场,也十分清楚地知道两国之间在政治体制方面的区别。

如果ASIO的某些人不认同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,我相信澳大利亚的政治体制内应该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讨论、协商,但如果只是利用手中的权力,将自己对现行政策的异议强加于弱势的华人身上,这肯定不是一个号称民主、法治的体系应该有的行为。今天你能如此对待华人,明天同样就能针对犹太人、针对阿拉伯人。这才是最为危险的。

环球时报:消息人士还称,拒绝您居留权和入籍的决定,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及移民官员对您进行两年多的“背景分析”后作出的。您是否知道自己被有关部门进行过“背景分析”?这是否涉嫌侵害个人隐私权?

黄向墨:我一直以为对所有申请居留及入籍的人,都会有背景分析,这大概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安全部门都会去做的。无论是基于法律法规,或者当事人的隐私保护,都不应该泄露任何相应信息。倘非如此,涉案的官员今天可以泄露给媒体,明天就完全可能泄露给任何一个外国政府,我相信这一定违反了法律法规甚至构成了犯罪。

几年来,部分媒体对我的抹黑,往往高调宣称是获得了情报局的内部消息。其实,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,已有不少澳大利亚民众质疑记者是如何获取情报局内部情报的,认为这才是更大的安全隐患。ASIO如果真正是为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考虑,首先应该彻底查查这些媒体的信息来源,查查某些记者除了靠窃取机密哗众取宠博取眼球之外,是否涉嫌为外国情报机构服务。

版权所有@绍兴新闻网曲靖市